类目详细分类
  推荐店铺
 

 当前位置:主页 > 安福资讯 > 安福家园 >
  莆田安福
如需加入相册或修改资料,请联系QQ:8619088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额温枪市场“高烧”调查:为何一“枪”难求 价格暴涨?

莆田安福报道:http://www.0594518.com   作者:安福家园   时间:2020-03-04

安福相册(www.anfu0594518.com)3月3日电 题:为何一“枪”难求、价格暴涨?——近期额温枪市场“高烧”调查

近日,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印发《企事业单位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措施指南》,要求各企事业单位做好工作场所防疫工作,员工每次进入单位或厂区时,应在入口处检测体温,体温正常方可进入。

部分企事业单位负责人向新华社记者反映,当前能够便捷用于测量人体温度的红外温度计——“额温枪”货源短缺、价格暴涨,新华社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炒客”瞄准额温枪及其生产元器件

“额温枪啊,我们店没有。”日前记者走访了厦门多家药店,均得到额温枪已无货的答复。

“深圳现货4万个,价格470,直接厂家自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同日下午,一位额温枪“炒客”在名为“广东额温枪体温枪批发”的QQ群内滚动发布交易信息。

“买不到额温枪,工厂达不到防疫要求就无法复工。”一位泉州的加工制造业企业负责人曾多方购买额温枪无果,最终只能从微信朋友圈中一名“微商”处,以550元的价格购买原价一百多元的测温枪。

记者发现,这并非孤例。额温枪作为当前组织复工复产的重要防疫工具,在一些电商平台和网络社交平台上,零售价已从一百多元每件被“炒”到几百元甚至千余元每件。

业内人士表示,此前额温枪多在医疗机构中使用,因此厂家备货有限。疫情防控期间,市场需求突然被放大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生产企业产能在短期内难以跟上。

“国内目前仅20多家企业具备生产额温枪资质。”广东一家智能额温枪生产企业负责人何全告诉记者,按照国家标准,额温枪的误差必须小于±0.3℃。

额温枪整枪价格被“炒”高也影响到相关元器件市场价格。一些医用额温枪生产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不少“炒客”瞄上了额温枪生产的关键零部件——热感芯片和MCU(额温枪所需的处理芯片)。轮番炒作下,相关电子芯片已从正常的每片5元疯涨至每片95元。

“炒客”手中的额温枪从哪儿来?

既然额温枪在市场“一枪难求”,那么“炒客”手中的货源由何而来呢?

记者搜索百度贴吧内容发现,在不少网帖中有自称为“××疾控中心”或“××红十字会”者求购额温枪,且求购数量巨大。这些人大都声称自己手中持有相关部门为采购额温枪开具的“协调函”等公文。

“现在人工和原材料不足,产能有限。”华北地区一家额温枪生产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前全国各额温枪生产企业为保障公共抗疫物资采购需求,均优先向持有“协调函”等公文的购买方供货。

“因为当前额温枪货源紧张,委托方往往同时为多家采购商开具相关公文委托其采购。”福建一家额温枪生产企业负责人向记者透露,由于委托方最终只会按计划数量购入,这就导致一旦采购商们超量完成采购任务或多家采购商同时完成采购,一批炙手可热的“计划外”额温枪现货就很可能留在采购商手中。

有知情人称,这些“计划外”额温枪就是炒客眼中的“唐僧肉”。另一位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有炒客重利诱惑有现货的采购商,拿货后再翻多倍价格卖货牟取暴利;也有部分采购商利欲熏心、罔顾法纪自己充当炒客。

还有业内人士透露,由于企业缺乏对相关公文的核实能力,这也让一部分炒客铤而走险,用假公文套买真设备。据其介绍,由于不少公文都有电子文件形式,炒客使用图像合成技术“移花接木”“以假套真”,企业方面难以核实。

多方合力严惩防疫物资囤积居奇行为

不久前,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和司法部已联合出台《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为帮助企业尽快复工复产,一些地方也率先作为,在帮助企业协调额温枪等防疫用品的同时,征集相关违法犯罪线索。

在福建厦门,除口罩外,厦门市政府已从1月29日起将厦门本地额温枪生产企业的下线产品统一收储,用以调拨本地和福建省内复工企业使用;在陕西西安,警方公开向社会征集额温枪、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用品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的违法线索。

厦门一家额温枪生产企业负责人王丰文建议,有关部门可从国家层面构建应急防疫物资采购对接系统,在核算国内额温枪生产企业日产能的基础上,充分发挥平台的协调调度作用,既保障额温枪生产企业关键元器件供应稳定,也为没有额温枪生产企业的地区提供统一采购服务,精准投放,最大程度解决当前的市场供需矛盾,确保中小企业如期复工复产。

业内人士提醒,有关部门应关注针对热感芯片等额温枪所需关键元器件的囤积居奇行为,必要时应组建跨部门联合执法小组严厉打击。

上海政法学院刑事司法学院副教授陈丽天认为,对于伪造政府公文套买防疫物资后实施加价倒卖等违法犯罪行为的,在追究其伪造国家机关公文罪的同时,还应追究其非法经营罪。浙江大学刑法学副教授高艳东建议,疫情防控时期,有关部门可探索建立政府公文验真系统,为相关紧缺防护用品生产企业提供权威核查渠道。


Copyright 2008-2009安福家园
相册管理员QQ:8619088广告联系,拿货请直接联系商家,注意交易安全